淘宝店铺转让_天猫商城转让_网店转让_网店店铺转让|网店转让平台

几千块钱买LV包,二手奢侈品,以“中世纪”的名

小七 141 0

O1CN01yeOHUa1T094H7mnP9_!!2415772319.jpg

去年的热播剧《三十而已》中的一个场景仍然让许多人记忆犹新:女主角顾佳在一家中国古董店托运了她的爱马仕限量版手镯,以便加入“富婆”圈子,并让她的儿子能够参加马术课。在随后的剧情中,这个手镯出现在了一个妻子的手腕上。

年轻消费者获取奢侈品的方式正在发生变化。在直播电商等线上渠道的催化下,二手奢侈品尤其是“中世纪”商品爆发式增长,迅速“出圈”,线上线下全面开花。北京三里屯、太古里、成都等地涌现出一批中古店,成为时尚年轻人的“打卡地”。

但伴随着年轻用户热情的,还有中世纪商品的价格。一位卖家告诉艾财经,她在2019年10月从日本买了一个LV羊角面包,花了1000多元。短短一年时间,这个包的进价涨到了4000多元。

年轻人的消费观念正在发生变化。即使是贴着“高端”、“奢侈”标签的奢侈品,时尚的年轻人也不怕放下身价,用“二手消费”来实现自己的“LV自由”。

Z世代对二手文化的接受程度高,环保意识强,消费能力有限,是二手奢侈品的消费主力。头豹研究院《2021中国二手奢侈品行业概览》显示,Z世代活跃在二手奢侈品交易平台,30岁以下消费者超过50%;也包括普通白领和大学生。

疫情的爆发也促进了二手奢侈品市场的发展。据投宝研究院数据显示,近十年我国奢侈品市场存量达到4万亿元,二手奢侈品存量大,成交率低,仍处于发展初级阶段。这个潜力巨大,以新生代消费群体为主的市场,吸引了无数商家的加入。

据启信宝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以中古、二手奢侈品为关键词的企业数量增加1912家,为十年来最多;截至今年8月3日,全国二手奢侈品相关企业9758家。

“中古”这个词是舶来品,从日语翻译过来,意思是有时间感的旧货,或者说白了就是“二手货”。但在二手奢侈品市场,“中世纪款”特指某些特定时期生产的品牌商品,如上世纪80年代或90年代以前。它们因其稀缺性和收藏价值而特别受到消费者的喜爱。受欢迎的品牌包括爱马仕、香奈儿、LV、芬迪、古驰、博柏利等国际大牌。

当奢侈品被捆绑上“文化”、“绝版”等标签,比单纯的大牌商品更能激发人们的购买欲望。

李颖2014年被曝二手奢侈品。那时候她刚来北京读书,经常和同学在南锣鼓巷等地闲逛。都是北京影视影视影视文学专业的学生。他们热爱八九十年代的香港老电影,对海外的“复古风”也有着特殊的情结。

“我买的第一个‘二奢’包是LV的丹宁老花镜相机包,花了近2000元。当时我就觉得满大街都找不到另一个背着这个包的人。出门很时髦,很时尚。我在微博里拍照的时候,很多人都在追着要链接,但是这些包都是孤儿货,网上买不到。感觉自己的审美和购物眼光得到了大众的认可,内心还是小小的骄傲。”李颖说。

在过去的几年里,李颖告诉AI财经社,她的衣柜里已经堆积了十几个中世纪的包包,包括香奈儿和LV等大牌,以及Mila schon和hanae mori等小众设计师品牌。偶尔为了“回血”,她会在闲鱼上转卖几袋。她说,一般只需要挂几天就可以卖了。

北京白领陈媛(音译)与李英(音译)年龄相仿,但她表示,自己选择购买“中世纪”的包包是因为更注重性价比。“说实话,我大学的时候在淘宝上买过一个仿LV的托特包,但是我一直怀疑我拎出来会被人看见。现在淘宝直播也在推老花包。我花了4000多块钱弄了一个。中老年款现在挺火的,但不像其他爆款那么俗套,有一种低调奢华的感觉。”

几千块钱就能实现“吕自由”。相比直白的“二手奢侈品”,无论是“中世纪”还是“古代”,似乎都迎合了李颖、陈远这些年轻消费者的喜好,其中有一种淡淡的复古、小众的“神秘感”。

但事实上,“中世纪”奢侈品已经不再仅仅与年轻消费者的经济状况挂钩。“中世纪”的产品往往意味着商品的稀缺性和个性,可以用“低调奢华”来形容。在北京、上海、成都等城市,“中世纪商店”逐渐开始出现。李颖和陈远也发现他们看不懂很多中世纪产品的价格。

近年来,北京三里屯商圈出现了许多二级奢侈品店。虽然其中一些商店成立时间不长,但已经非常受欢迎。曾经在上海爆炸的Vintage Musevie也是上述《三十而已》顾佳寄售手链地块的所在地。进入三里屯后,这里已经迅速成为“网络名人打卡店”之一。

AI金融社来到店里的时候已经是工作夜了,但是店里还是人头攒动。店铺的装修以红绿色调为主,复古气息浓厚。顾客一进店,就能看到满墙堆积的香奈儿包包、爱马仕、LV,橱柜里镶嵌着珍珠宝石的奢华珠宝和绝版手表,YSL、迪奥、芬迪等一线奢侈品牌的logo全部映入眼帘,仿佛步入了一座中世纪的珍宝宫殿。

有趣的是,离这家店45米远的地方是Brandy melvile,一家网络名人里的服装店。很多女顾客从服装店出来,转身一头扎进古店淘宝。

此外,一家名为“四海中古店”的店铺也很受欢迎。成立仅两三年,这家店在小红书平台上就有9万多粉丝;据美团介绍,其人均消费价格超过5200元。

2005年,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诞生了一批最早的实体中古店。门店主要销售大众熟知的一线奢侈品牌,包括小众设计师品牌,如西太平洋、高缇耶等。而品类则涵盖了中世纪服装、珠宝、包包、皮鞋等。它们的位置也是群集的。比如北京的中古店大多集中在南锣鼓巷和三里屯,形成了独特的复古文化氛围。

如今,越来越多以“中世纪”为卖点的店铺出现在一二线城市的大街小巷,但与早期的中世纪店铺不同,这些店铺的选择和定位更倾向于“二手奢侈品”。

李虹在北京南锣鼓巷从事中世纪商店的生意已经有五年了。她说,去年疫情期间,她明显感觉到大牌古包的概念“火了”。她发现,那段时间,直播平台上出现了大量卖中世纪包的主播,销量非常火爆;她知道北京鼓楼西街有一家中国古董店。它根本不开线下店,天天在四合院直播。圈内盛传这家店每个月能卖出100万元的货,月利润高达30万元。

如今,线上渠道已经成为第二奢侈品行业的主战场,线下卖家也加大了在社交媒体平台的营销力度。三里屯第二家奢侈品店的店员透露,该店与多位kol合作,kol到店拍照并制作视频内容,在哔哩哔哩、小红书、微博、Tik Tok等平台广泛发布。帖子的发布者大多是时尚博主、逛店博主和生活博主,有一定的粉丝基础。在小红书平台上,有上千条关于店铺的笔记被提及。对于小众奢侈品市场来说,可以吸引大量流量。l的流行

近两年,一些大型中古包商家频繁通过Tik Tok、淘宝等平台与网络名人主播合作,进行宣传推广。在短视频和电商平台上,搜索“中世纪”、“二手奢侈品”的关键词,琳琅满目的中世纪包包、手表跃入眼帘。

去年疫情缓解后,第二次奢侈品行业也迎来了消费高峰。李虹说,她每天可以发出五六十件快递。“那时候我们店特别火,最多的时候一天能卖100多包。”

随着中小商家的涌入,“大牌中古包”的价格脱离了很多年轻人“几千块钱就能实现LV自由”的预期,开始一路飙升。艾财经注意到,近年来,热门的中古包价格几乎翻了一倍,LV老花包是涨价的“重灾区”。

LV麻将包2020年初价格基本在2000元左右,但到2021年初,价格已经涨到4000元左右;包括LV在内的驼色包、迷你枕包、琴谱包价格都翻了一倍。

中世纪的奢侈品被赋予了“稀缺性”因素。所以卖古制品的商家大多是根据个人喜好和市场情况来定价的,并没有统一的定价标准。但是,在目前国内的古货市场,一个大的趋势是:如果你买了一个大牌的包包,基本可以预测它的价格会“只涨不跌”。如果叫“绝版货”,升值空间会更大;正如一位网友感慨:“如果你在2019年囤积了一个100万元的袋子,今年可能就能获得200万元,堪比炒股。”

一些广受消费者追捧的中世纪流行款,往往被品牌专柜复制,如迪奥马鞍包、芬迪老花长棍包、古驰竹包等,这是近年来流行的。而这些专柜所复现的新款往往更贵,所以很多人会选择“选购”性价比更高的中世纪款,从而使得这类商品的价格水涨船高。

但同时,明星和网络名人的“带货”往往决定了一个包包能不能“火”。事实上,网上很多“爆”的古包,都是有火的明星。比如这几年包括欧阳娜娜、杨幂在内的很多女明星在街拍中喜欢背古包;此外,美国的卡戴珊家族、日本模特水原希子、韩国女团blackpink都在中世纪有很大的影响力。

“一般哪个明星背过某个中世纪的包,或者哪个品牌的专柜重现了老款,价格就会上去。原来席琳的中世纪包包只花了几百块。后来品牌方重新刻了旧花钱,请了韩国女团偶像Lisa代言。Celine的中世纪包包价格一下子就‘炸’了,现在买两千多块钱很便宜,有的价格能达到三四千元。但实际上专柜产品也就卖8000-10000元左右。”李虹说。

另一家二手奢侈品商家也表示,中世纪包的市场价已经远远超过了它的原值。“在过去的三四年里,流行的中世纪首饰和包包每年的涨价幅度应该是50%。其中以爱马仕和LV为最大,尤其是90年代的中世纪款。这几年这些型号的价格都涨了四五倍以上,有的能涨到10倍以上。”

“中古”圈涨价逐渐扩大到一些大牌专柜积分兑换产品,如香奈儿毛巾包、积分手机包、积分流浪包等,而且有些产品的溢价居然达到了十倍以上。据一些商家反映,假货也大量存在,但“它有大牌标识,品牌效应也催生了消费者的虚荣心。现在卖的最好的就是这种款式的,价格也炒的差不多了。”

与此同时,大牌中世纪珠宝被高溢价炒作。近年来,大牌珠宝在国内市场的知名度较高,但有商家向艾财经透露,“品牌方很少生产中世纪的珠宝,但他们的授权生产工厂往往生产更多没有标注的商品,打着自己的品牌标签销往国内市场。消费者即使买到这样的假货,也很难通过专柜鉴定。”在20年代

大牌中世纪商品“涨价”的背后,有商家直言,中世纪商品的买卖已经被一些大商家变成了“资本游戏”。中小商家的日子开始难过了。

“中世纪”一词来源于日本,日本的第二次奢侈品产业蓬勃发展,拥有大量绝版、稀有的二手奢侈品货源,也催生了中世纪的代购。很多商家从日本二奢侈品店、中世纪店拿货,然后回国销售。

但近年来,二手奢侈品行业的发展也让风险投资机构开始关注这个尚处于早期阶段的行业。今年3月,二手奢侈品直播电商“鱿鱼”宣布完成近3000万美元B轮融资;今年5月,宝师傅宣布完成B轮和B轮融资;今年6月,二手奢侈品交易平台胖虎获得5000万美元C轮融资;另一家二手奢侈品平台的头部玩家洪布林,5年完成5轮融资。

资本的进入,二手奢侈品平台的扩张,带来了整个行业的“内卷化”。“现在,中世纪商品的价格被炒起来了,因为做的人太多了。”李虹说,中国古代的皮包主要来自日本和泰国。近年来,国内商家扎堆海外囤货,海外二类奢侈品商家开始“坐地涨价”,商品价格越来越贵。

因为大牌包的稀缺性和高溢价的“投资价值”,有商家透露,资本进入市场后,大商家开始大规模在日本、法国扫货。比如一次性拿几百个法棍,LV邮差包,几乎可以一次性清空国外大型中世纪店铺,然后囤货,在市场火爆的时候高价卖出。“我们以前做大牌中世纪包,但今年不做了。大平台看好这个市场,甚至可以花几千万或者上亿元采购,让我们这些小卖家根本玩不起来。”一位卖家坦言。

“日本的两家奢侈品商家感受到了这种趋势,它们都提高了价格,有些甚至隐藏了质量好的商品。在过去,中世纪的包包特别便宜。现在质量好的商品都快被消费掉了,价格也很贵。”李虹感慨道,“再过几年,日本商家的货源就快用完了,他们还能多赚几年。现在很难收到卖的很好的中年款式了。大部分都是买家转卖或者同行互相转让。”

在北京,南锣鼓巷一些古老的“老店”也在外迁、倒闭,被新的、更贵的二手奢侈品店取代。一些玩家也感到一丝悲伤。在他们看来,“中世纪”热起来后,原来的“复古文化”风格逐渐淡化。中世纪的商品本身,曾经是走在时尚前沿的产品,体现了个性化的独立审美,如今却成了“大众跟风”的战场。

“以前很多人买中世纪的产品是为了追求一些特别的东西,但是现在这个市场已经今非昔比了。很多人买中世纪的产品就是为了跟风。不热的时候你得看看它的美。那才是属于你的,你真正喜欢的。”李虹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